TA发布的日志

微笑常挂嘴边的人,为何偏偏对自己最刻薄

  周六的清晨,舒韩赤着脚走到窗前拉开窗帘,路边卖早餐的夫妻还没有收摊,宽阔的柏油路两侧的槐树枝桠稀稀拉拉,阳光撒着欢儿穿过玻璃照进来,舒韩心情舒畅地伸了个懒腰,这样难得不加班的休息日,一定要好好享受。

  洗漱完,舒韩去厨房倒了一杯水,然后,烤了几片面包,冲了碗燕麦,又切了一碟水果。早餐吃的心满意足,舒韩洗了碗走出厨房,打算去看会儿书,再听点音乐。

  从书架上选了一本新书,刚打开图书封面,Heart Skips a Beat清新的旋律响了起来,舒韩看着手机屏幕闪烁的名字,心里变得烦躁,她一动不动,等待着手机安静下来。可惜终没能如愿,当铃声再次不依不挠的响起,她叹了口气,食指轻轻在屏幕上划了一下。

  “亲爱的,对不起,我刚才在厨房没听见。”

  明明很厌烦,在电话接通的刹那,舒韩却不得微笑着向对方解释。

  电话那头如枪入炮的抱怨频频传进耳朵,舒韩只觉得头皮发麻,朋友S心情不好,事实上她郁闷的次数太频繁了,无论是正在发生的还是过去存在的,她一直在批判、抱怨、咬牙切齿,心情不好的时候她总会找舒韩倒一堆心情垃圾。只是这次,不知道是公司专门有人跟她作对了还是新来的实习生太任性,是新交的男友不够体贴还是前任不值得被尊重,无论怎样,她永远有办法像个黑洞将靠近她的人全部吸进去。舒韩在心底苦笑,做好了耳朵发烫的准备。

  等S心满意足地结束通话,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小时,舒韩原本轻松愉悦的心情飘进了一朵灰灰的积雨云。

  舒韩深深地呼出一口气,为自己倒了今天的第二杯水。

  水还没喝到嘴里,手机铃声接踵而至,这次的电话是同事W打来的,她找舒韩帮忙:“我姐姐家的孩子特别爱写文章,你才思敏捷发表了那么多作品,就抽出点给孩子指点一二呗。”

  舒韩很想说文字这东西没用技巧可言,唯有多读多写多思考,但舒韩想到W在公司传播八卦的功力忍不住心颤,虽然自己一向中规蹈矩,也不想因此树敌,只好点头答应,“没有问题。”

  舒韩打开电脑,男孩请求验证的系统消息已经在闪烁。

  舒韩还未酝酿好思路不知怎么开口,男孩的消息已经一条一条扑面而来。

  “我想投稿,请问我该投给谁?怎么找到他们?”

  “你都是怎么投稿的?”

  “你能给我推荐吗?”

  ……

  这些问题就像一滩在生产车间里等待加工成汽车轮胎的橡胶畅想在高速飞驰的快感一样可笑。舒韩无奈地抚了抚额头,开始从研究杂志风格说起。

  等她从电脑中抬头,晃了晃发僵的脖子,时钟的指针已经指向一点。疲惫的舒韩没了做饭的兴致,她拿起钱包准备去楼下的面馆吃点东西。

  面馆的砂锅刀削面做得非常好,汤浓味香,色泽艳丽的油菜裹着碎碎的花生,两颗嫩嫩的鹌鹑蛋浮在汤中,咬一口,顿觉人间鲜香溢满。面馆不大,不到三十平的面积,厨房占去了大半空间,两面墙围着长而窄的木桌,椅子也是木头的,墙面上挂着各种面的图片,进来吃面的人大多形色匆匆,很少像舒韩这样悠闲。

  吃完面回家,书仍然静静的躺在茶几上,忙忙碌碌半天,新书的内容还没有看过一眼,舒韩心里的积雨云体积瞬间暴涨,甚至遮挡的阳光。她想要将手机关机,拒绝微信信息提示,拒绝各路来电,拒绝一切干扰她难得的一日清闲。

  可是,她突然想起,昨天答应老妈要帮她的朋友黄阿姨在淘宝下单,舒韩打开淘宝,拿起电话拨给妈妈。在他们眼里,你下个单分分钟搞定,但你在网上要搜索店铺,要货比三家,讨赠品,讨运费,讨价格,隔壁刘阿姨买的有赠品有运费,你帮着买的没有,对方会怎么想?于是,舒韩扎在淘宝里挑来挑去,选来选去,选定了一家店铺,满意地下了单,她松了一口气,但天开始黑了,这一天马上就要过去。

  望着窗外厚重的天色,舒韩觉得呼吸困难,那朵压在她心头的积雨云把她推向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那些被她压抑的情绪如暴雨倾盆而下。

  她不开心,真的很不开心。

  从何时起,她怎么成了现在的样子。她可以上午跟男友激烈地争吵下午再装作若无其事的打电话;她可以在雌雄难辨的奇葩同事的白眼里云淡风轻笑容以对;她屏蔽旅游屏蔽血拼屏蔽假期,她拼命工作,不敢懈怠,存折上数额在增加,为了老妈的夸赞,为了听别人一句“就应该这样。”

  她终于长成了别人所期盼的样子,明明心有不甘,却不敢拒绝。

  她小心翼翼,她不敢拒绝,怕朋友不高兴,怕同事认为你不热心,怕老妈觉得你不够重视。但,重视,热心,帮人忙的前提是你自己甘心情愿,乐意而为才对。可是想想自己这一天,她帮忙的事有几件是自己甘心情愿,又有几件是非她舒韩不可的呢?

  大家为什么要找她呢?因为,她好说话。

  所以,这样需要帮忙的事才会找到她,毫无意外的,下次他们有事,还是会找她。

  忙里偷闲的假期,期待万分的假期,忙碌了一天的假期,新书的内容她到现在还没看过一眼。

  她在为谁而活?她在背负谁的人生?

  她眼睁睁任凭原本属于自己的时间被其他的人或者事塞满,她甚至没有意识到,她在自己的人生舞台剧里活成了一个死跑龙套的。属于自己的时间一再次让位,最想做的事一次次被迫向后挪,微笑常挂在嘴边的人,却偏偏对她自己最刻薄。

  舒韩想,如果今天早晨一切按照计划行事,翻着书本晒着太阳,再听几首清新舒缓的歌,哪怕是拿出被别人占据的时间的一部分,这样的一天也是很美妙的。

  舒韩心头一颤。

  她在害怕什么?她有没有问过自己想要怎么?她的笑容为什么看着空荡荡的?

  当下的社会,总需要交往才能维系人脉关系,除此之外还有亲人,朋友,同事,同学,这些都需要付出你的时间。当然,你确实需要将时间奉献,但绝不是全部。

  你当温柔,也要学会拒绝。有些事,我们都明白并不是非你不可,一旦在别人的试探里接招,你就走进了刻薄自己的陷阱。

  世界兵荒马乱,聪明的人都在把更多的时间留给自己,做心甘情愿的事,我们不一定能成为想要成为的自己,但也绝对不能成为不喜欢的自己。

  夜幕降临,将手机关机,舒韩拿起茶几上的那本书。

  不过是抢回自己的时间,有什么好怕的。


编辑时间:2015-02-28 15:38:10.0 | 阅读次数:3221 | 评论(0) | (0) | (0) | 举报

留言板

TA加入的社团

关闭发送私信

发给:
标题:
内容: